主页 > 最新动态 >

基层公务员回应跳槽热:真正离开的并不多

admin 2015年07月04日 12点
“跳槽的人都成了传说了。”江苏常州某市直机关公务员张伟对《第一财经日报》
 
近年来,公务员的待遇和职业前景总会成为舆论热词。近日,他们又被视为“跳槽活跃群体”。
 
智联招聘近期发布的《2015春季人才流动分析报告》显示,基于对智联招聘网站大数据的抽取和分析,新一拨公务员跳槽热已开启,自今年2月25日至其后的三周时间内,全国范围内有超过1万多名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通过该网站投递出求职简历,同比增幅达34%,位居跨界跳槽者中的“最活跃群体”。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了多个省份的公务员,发现一线情况并非如此。
 
跳槽?大部分还只是投石问路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公务员长期占据大学生最理想的职业首位,“国考”报考人数11年增长42倍,相比之下,公务员主动跳槽的案例却少之又少,一两个官员辞职都会引起舆论的密切关注。
 
2015年国考,120多个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单位参加,计划招录2.2万余人,相比去年增约3000人,招录人数创历史新高。通过资格审查的报名人数为140.9万人,比去年少11.5万人。无论是报名人数,还是招考的平均竞争比,都创下5年来最低。
 
铁饭碗褪色了吗?
 
“我身边还没有听说有谁辞职的。”上海某市直机关一名副科级公务员徐莹(文中所涉公务员均为化名)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前述提到的投出简历的公务员数量(包括事业单位人员,下同)无论是占公务员群体的总数,还是占想要跳槽者的比例都很小,本来基数就非常小,稍微多几个增幅就显得很大。
 
其次,徐莹认为投简历想要跳槽者不代表就真的会跳槽,大部分人都只是投石问路而已,真正会放弃公务员工作的比例可谓微乎其微。
 
湖北西部某县一位副镇长王建说,目前他每月工资1800元,年终绩效奖和年终奖加起来8000元,公积金一年7000元(个人加单位补充)。这样计算下来,每个月各类收入3000元出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他说,“我没听说我们这边有辞职的。如果有辞职的就成新闻人物了。”
 
粤北山区某机关公务员李欣说,当地的科级干部一般每个月到手都有四五千元。“韶关的房价也就四五千元(每平方米)的样子,如果夫妻两人都在体制内的话,日子还是不错的。再说公务员跳槽干啥呢,真有能力的就出去创业了,现在的创业热潮这么火。”
 
广州一家市直机关副科级干部陈铭说,他的公务员QQ群里有上千人了,但辞职的少之又少。“好像这两年就只有一个,司法部门有一个人跳槽到广州一家大型地产公司了。”
 
真正离开的并不多
 
徐莹分析,真正想要跳槽的人,有几种情况,第一种是在大城市的刚做公务员不久的男生。“在沿海大城市,公务员的待遇相比其他行业来说可谓相当一般,刚进入的新人更低。”
 
徐莹认为,一旦他们觉得公务员这个职位的个人潜力发挥、晋升渠道都比较小的话,就可能会选择离开。
 
为什么是大城市?陈铭说,因为大城市就业机会多,要找一个收入超过公务员的工作也比较容易。
 
徐莹分析的第二类容易跳槽的公务员是那些工作了十几、二十几年,有一定职位和级别的人。徐莹说,这些人中,不少人是很有能力和抱负的,因此他们在离开公务员队伍后到企业一般能觅得一个高管的位置,收入比在政府部门高出好多倍。
 
有些属于“弃官从商”现象。例如2013年9月,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原副主任、南沙区原常务副区长孙雷“下海”,担任民企浙江传化集团下属的杭州传化科技城有限公司总裁;同样,广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人事处原处长陈伟才履新上市公司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格力电器”,000651.SZ)副总裁。
 
徐莹说,这个群体的一些人下海,企业看中的正是他们在政府部门的人脉资源。
 
在基层公务员看来,第三种有可能跳槽的公务员则是身处那些工作很累,晋升空间又有限的部门。广东省法院系统公务员吴丹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法官每个月都要接很多案子,工作很累,因此像在深圳、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法官队伍经常有辞职的,“很多人辞职出来做律师,收入会高很多。”
 
陈铭说,尽管对公务员这份工作产生动摇的人不少,但真正离开的人不多,一方面因为公务员跳槽也没有那么容易,另一方面,依然有很多公务员在养老、医疗、住房、户籍等方面享有超过正常水平的福利。
 
广州市直机关某公务员杨林说,现在机关事业单位养老改革还在推进,等到以后完全并轨后,可能会有更多人跳槽。
 
广东社科院企业管理与决策科学研究所所长林平凡此前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上世纪90年代我国推动市场经济发展的浪潮影响了一大批人“下海”,但是近年来一些人更愿意集中在权力和政府的行政大伞底下工作。
 
林平凡认为,怎样建立一个政府和社会的人才双向交流机制很关键。因为只有双向交流,社会人才流动才会更加自由,人们才可以从崇拜权力的官本位中跳出来。